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废物
我的高尔夫收藏
发布时间:2019-05-14
 


在威海有一座高尔夫传承博物馆。这是高尔夫收藏爱好者邢文军先生(高尔夫传承博物馆创立者)花费三年时间,从美国一点点“搬”回来的。这也是关于他和一位收藏了一辈子高尔夫纪念品的美国老先生之间关于高尔夫的故事。


我的高尔夫收藏

文/邢文军

(高尔夫传承博物馆创立者)


我的高尔夫收藏源于十年前美国的跳蚤市场。

在麻州西部小城阿默斯特生活,每个周日必不可少活动是到附近哈德利市47街的跳蚤市场闲逛,市场上从早到晚有数百家商贩摆摊销售各种各样的杂货和用品。

原来球杆杆身都是木制的!

一天我闲逛时,突然发现一家商贩桌子上有几只从未见过的木杆身高尔夫球杆,原来现代高尔夫球杆的杆身在1930年之前全部使用的是胡桃木。少见多怪的我如获至宝的立即把这几只球杆买了下来。原来球杆杆身都是木制的!

跳蚤市场的胡桃木球杆

自此之后,我闲暇之余逛跳蚤市场、拍卖行、古董店,就有了明确的目标:古董胡桃木高尔夫球杆。

幸运的是,我家附近30英里的布瑞姆菲尔德市就有全美国甚至全球最大的跳蚤市场,每年5、7、9月有三次展销会,每次时长一周,来自全美各地的五千家商贩长途跋涉前来摆摊,物品五花八门琳琅满目,只要你能想到的都应有尽有。


高尔夫用品的收藏历史应该和高尔夫球运动的历史一样久远,应该可以追朔到500多年前。打高尔夫的人买了一只新球杆,把老球杆放起来,接着买新球杆,老球杆越来越多,他自然就成了收藏者。

虽然早期的收藏家可能者没有留下姓名,但无疑是历史上有志于收藏的人士之一,收藏多了可以拿出来和其他球手交换或者买卖。


1793年,一本有关高尔夫的诗集《高夫(The Goff)》第三版印刷的后记中提到,有一位高尔夫发烧友收藏了数百只高尔夫球杆。

1866年,一份高尔夫年度报告中出现一份圣安德鲁斯联合高尔夫俱乐部的广告,说该俱乐部建有一个高尔夫收藏博物馆,该博物馆藏品后来进入皇家古来高尔夫俱乐部。

1901年在格拉斯哥举办的万国博览会上,第一次出现了高尔夫藏品的展览,有当时著名的高尔夫球手、高尔夫俱乐部和协会提供。

1910年,哈利·伍德(Harry Wood)编写出版了《高尔夫趣物》(Golf Curios and the Like)一书,第一次系统地介绍了高尔夫收藏。伍德是最早的高尔夫收藏家,将他的收藏赠送给了英格兰北曼彻斯特高尔夫俱乐部。 

哈利·伍德藏品


逛了两三次布瑞姆木菲尔德市场后,我买下了近百只胡桃木高尔夫球杆。

和任何业务一样,收藏也是一门学问,入门之时免不了要交学费和走弯路。以胡桃木高尔夫球杆为例,它们是哪年生产?制造商是谁?产地是哪里?手工制作还是机器生产?球杆的价值如何?多少钱买下合算?是否值得收藏?胡桃木球杆的历史是如何演变的等等。对于这些问题我开始并没有注意,直到有一天,一位跳蚤市场的商贩介绍我认识了春田城的泰德·赫伯特先生。

结缘执迷于高尔夫收藏的74岁老人

赫伯特也是跳蚤市场的常客,显然他是胡桃木高尔夫球杆的行家里手。在市场上,我们一起光顾商贩,看到胡桃木球杆,他会给我说明球杆的历史,并给我一个建议价格。

在赫伯特的指引下,我逐步地懂得了一些胡桃木球杆的知识。他的商贩朋友有一天对我说:“邢先生,你务必抽时间到赫伯特家里参观一下,他收藏了一辈子高尔夫,你会十分吃惊!”

2012年春天,我应邀到他在春田城的家里去参观。岂止是吃惊!一推门进到他的客厅,除了沙发之外堆放的是满满几十箱有关高尔夫的书刊杂志。厨房、卧室、起居室、地下室凡是有空的地方则满满地存放着高尔夫球杆、高尔夫球、绘画照片艺术品、玻璃器皿、陶瓷器具、以及各种各样有关高尔夫的纪念品。


笔者与赫伯特先生

这是一位一辈子执迷于高尔夫收藏的74岁老人。赫伯特先生在位于麻州契科比市的斯伯丁运动器材公司工作了40年,2002年退休。斯伯丁公司曾经是著名的高尔夫球和球杆制造商,赫伯特对于高尔夫球和球杆的收藏兴趣源于他在斯伯丁公司的多年服务。

几十年来,他不遗余力地以自己微博的财力收藏各种各样和高尔夫有关的纪念品。他的藏品中甚至包括斯伯丁球具部门关门时遗留下来的许多公司的产品、高尔夫球模具、艺术品和相关历史文字资料等。

赫伯特身体不好,无法吞咽,只能吃流食。那年夏天,我再次见到赫伯特时,向他表达了我的想法:“如果有一天您决定转让您的收藏,请通知我,我们可以商谈。但前提是全部转让。”

我的梦想是利用他的收藏在中国建设一个小型高尔夫博物馆,这对中国正在兴起的高尔夫球运动,对于推广现代高尔夫运动的历史和文化传承,将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

接下来的一年多,我们依然见面交流,但是他并没有下决心。我完全可以理解,这毕竟是他一辈子的心血。2013年春天,他住院动了手术,身体十分虚弱。

一天,我接到他的电话,说他经过慎重考虑,并和家人商量后,决定把他的收藏品全部转让给我。他雇用了他的商贩朋友,帮助他逐项清点各种藏品,分类打包,已经请点了一批,让我过去商谈。


他说,家人对高尔夫收藏不感兴趣,考虑到我要在中国建一个高尔夫博物馆,他决定把他的全部收藏出售给我。就他终生执迷于高尔夫收藏和我所见到的藏品而言,他的报价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我立即接受了。

之后的一个月,我去了他家13次,用越野车满满地装运了13车,在阿默斯特租了一间储藏室存了起来。

之后的两三年里,我将主要收藏运回国内,并在老家威海市建起了一个小型高尔夫传承博物馆,于2016年对外开放。按照赫伯特的建议,我先后加入了美国和英国高尔夫收藏协会,开始延续他从未中断的美国收藏协会会员和会刊。

赫伯特先生不幸于2015年7月2日在春田城家中去世,我当时正在中国,无法参加他的葬礼,也失去了始终想再次拜访他以便对他的收藏品做进一步的分类和研究的机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