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广场舞
科幻和真实的《北京折叠》
发布时间:2019-05-15
 

《北京折叠》2016年获得第74届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奖。雨果奖的正式名称为"科幻成就奖",是为纪念"科幻杂志之父"雨果·根斯巴克(HugoGernsback)而颁发的。


作为一个故事

保罗·柯艾略说“世界上只有四种故事:两个人之间的爱情故事,三个人之间的爱情故事,争权夺利的故事和旅行故事。”从文学意义上来看,《北京折叠》是四者兼有的,有些俗套的故事。

故事讲的是主角“老刀”的旅行。

涉世未深的小伙子爱上有一面之缘的姑娘,想送她一个透明的玫瑰花做礼物,小伙子找到一个“传纸条”的人,但姑娘已身有所属。她不忍伤害小伙子,托中间人传回一封信,中间人回复小伙子,完成任务,一切又回到当初。

只看故事,好像没什么新意。


科幻——物理学视角

文章科幻的部分来自物理学,它假设了一个空间折叠的城市。在“生存时间”内,第一空间展开,其余空间折叠,然后第二、第三空间按不同的生存时间展开,一二三空间周而复始。空间按地上、地下分为两面进行翻转,时间按照24/16/8划分给一、二、三空间做“生存时间”。 


真实——经济学视角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都至少面临四种真实的、最基本的约束:东西不够、时间有限、相互依赖、需要协调。


“东西不够”就是物质稀缺。稀缺是物质的常态,也是人生的常态。大城市一房难求众所周知,但“北京”的稀缺会达到需要“折叠”使用的地步,人们却还没有想到。

折叠北京的资源是这样分配的:

人力资源:一:500万;二:2500万;三:5000万。1:5:10。

空间资源:一:独享;二三:共有。2:1:1。

时间资源:一:24小时;二:16小时;三:8小时。3:2:1。

人员结构:一:领导者、白领、高级蓝领;二:学生、职员;三:体力劳动者、商贩、城市平民。


“时间有限”也不需要解释,我们都知道一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人生就是一个从womb到tomb的过程。我们也认可时间是最公平的,任何人的一天都是24小时,概无例外。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谈效率、谈时间管理、谈自律……。却没有想到在折叠北京,时间作为一种稀缺资源会被不公平地分配。


“相互依赖”讲职业,主角老刀是垃圾工;老刀的雇主秦天是在读研究生;秦天所爱恋的依言是不需要收入但未放弃工作的太太;文章里还出现了第一空间的几种职业:负责安保清扫工作的机器人、保安主任老葛、依言的丈夫吴闻主任、折叠北京的管理者白发老人;第二空间的秦天同学——向往第一空间的张显和沉迷于游戏世界的无名宅男;第三空间的“越狱者”彭蠡、卖衣服的邻居阿贝和阑阑、房东老太太。

第三空间的主要产业是垃圾分拣和处理,第二空间是教育、银行业和金融咨询业,第一空间是银行、大型企业和城市管理层。服务业上第三空间是传统商业、小摊贩等劳动密集型服务业;第二空间是自动贩卖机和商业;在第一空间里,机器人承担大量服务性工作,厨师、大夫、秘书、管家这些“高级蓝领”提供高质量的服务工作。

第一空间是管理者空间,决定折叠北京的时空间和重要事情。第二空间是普通人的、有秩序感的空间,人们上班、上学、实习,聚会、宅居、享受爱情,在生活的同时为自己的梦想——进入第一空间而拼搏努力。第三空间里人们做着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为了钱而吵嚷、发愁、为了钱而冒险。

随着机器应用越来越普遍,就业成为一个大问题。折叠北京采取的是彻底减少一些人的生活时间,再给他们找到活儿干,就是把一些人塞到夜里。

一二三空间产业是相互依赖的,但依赖程度明显不同。机器可以取代人工分拣处理垃圾,也可以说第一空间只是因为“就业”而没有抛弃第三空间,第三空间的存在完全依赖于第一空间的仁慈。


小说里有这样一段话,老葛对老刀说:“这样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每次通货膨胀,几乎传不到底层去,印钞票、花钞票都是能贷款的人消化了,GDP涨了,底下的物价却不涨,人们根本不知道。”通过一二三空间的物理隔离来阻断通货膨胀向底层传导,这个……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这个方法应该是有效的。


是不是想到了底层、中产阶级和上流社会?《北京折叠》是科幻的,也是真实的,科幻感来源于突破人们的共识,真实感来源于立足现实的设想。


更重要的是,这个故事来源于爱。老刀对弃婴糖糖的爱,秦天对依言的爱,老葛对父母的爱——那些无论时空如何转换,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