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花语
“大”人物求爽,五百求佛
发布时间:2019-05-14
 


巨幅的海报上写着大标语:“开年解气,专治不服”,年轻的警察学生,打开手机闪光灯,跟着导演五百一起喊出了这句标语。


兵分三路,《“大”人物》导演五百和演员包贝尔、王迅在各地路演,其中安徽警官职业学院是唯一一场专门以警察为受众的,他们鼓了几次掌,这也是五百路演中回应最高昂的一场。


这就是一部要观众“燃”起来的电影。《“大”人物》翻拍自韩国电影《老手》,讲的是一个基层警察死磕嚣张的富二代的故事,电影里王千源饰演的警察帮助受暴力拆迁遭遇不公的修车工维权,最终捍卫了公平正义。


“这可能不是伟大的电影,但是是很爽的电影”,春秋时代影业创始人吕建民说。出身福建武夷山下的浦城县,吕建民懂得老百姓对警察伸张正义的期许,对公平正义的关注,而这恰恰是电影《“大”人物》所能带来的共振。


五百:最初做《“大”人物》,制片方希望在创作上颠覆原版,我说颠覆我就不拍了,要颠覆我们为什么要翻拍?人家是被市场验证的,2015年的票房冠军,你不相信人家咯?我们为什么要超越人家?韩国就是韩国,和中国市场人群都不一样。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把韩国的事件改成中国事件。《老手》里刘亚仁的角色在韩国是可信的,在中国会觉得很高端,坏得好帅。你拿到中国来,是放在一线还是二线还是三线城市里?中国太大了。最终我定位三线城市,还是比较接地气的一种。


电影里赵泰最后的一句话说,“你知道老子为滨海做了多大贡献?”在他的世界观里,这个城市的CBD都是我建的,我犯点错误怎么了?他是这么衡量的。而我们的世界观里,你做了这么多贡献为什么要欺负平头老百姓呢?为什么要隐瞒,最终导致不可收拾的局面?


一线城市的富二代很有文化,但三、四线城市发生这样的事情应该更容易接受。曾经有很多这样人,请人吃饭,四台车来接你,三台车是开道的,坐的这台车要掉头,前面三台横在路中间把路拦住。


普通人挨揍了你想到的还是警察,这时候警察再不挺身而出,你是什么心情?这个片子就是让大家爽,让大家燃。我接触警察的也很多,你想要审查通过,你就得发自内心的喜欢警察。你得了解警察背后的东西,不能只看到表象的东西,他们也很苦,遭到报复的时候,谁宣传了?


主角孙大圣既要拼命破案,还要维护警察的口碑,还要面临孩子学区房等问题,他们在坚持啥?我最初想展现的毛边更多。比如最后有一个彩蛋,就是警民联欢会时的跳舞,下面的观众里就有孙大圣的妻子和孩子,但因为各种原因都剪掉了。



《“大”人物》的故事很简单,但是改编的得让观众相信这是在中国。警民联欢的场景也是中国特色,它促进大家团结到一起。当时队长跟大家说,有一个重要的消息:听说电视台要来了。这是中国式的幽默。


我们搞影视得负责嫁接起桥梁,连接警察和人民。《白夜追凶》也就告诉你,警察出警为什么要需要这些步骤,不然对各方都不好,分这么多科室都有它的道理。包括我监制的影视剧《兵乓》,看完你就知道中国乒乓球为什么一直赢,中国赢的必然是什么?一个国球手是如何打造出来的?他们的思维里没有第二,只有第一。


先提升主流,再提升小众


吕建民是很少看电视剧的人,五百的《白夜追凶》算是他这两年唯一一个完整看完的。他之前跟导演五百也不熟,所以当制片方找过来翻拍韩国电影《老手》时,吕建民对五百的认知依旧是一个网剧导演,他还是有点小担心,“电视剧导演对电影镜头的把控是不是能做好?”


开机仪式上,吕建民跟五百打招呼,“五百你得加油啊”。“你放心吧,我的东西肯定赚钱”,五百很自信的回他。直到看完了粗剪版的《“大”人物》,吕建民站起来鼓掌,”刮目相看“。他笑说,如果要拍《“大”人物2》,他还会继续参投。


采访时是上映前,作为曾经两部《战狼》的出品人,吕建民甚至从《“大”人物》嗅到了2015年《战狼》上映前的口碑和状态:品质很好,但怎么让更多普通人看到?


“没别的招,只能大规模的点映和路演。当一个电影达到100万人观看,也就是3000万票房的时候,你是藏不住的,就由不得你了,我很有信心。”


如今在首周末还没到来的情况下,《“大”人物》两天的票房已经突破了5000万。



一直以来,五元文化都是以网剧见长,无论是最近热播的悬疑剧《古董局中局》还是此前大火的《白夜追凶》,五元出品的内容一致保持着稳定的品质,而《“大”人物》,则是五元文化第一次在院线电影中的突破,背后也埋藏着更丰富的深意。


五百:《“大”人物》上海第一次发布的时候,我直接过去,他们电影事业部的人本来预留了一个半小时,我十分钟就讲完了导演阐述。


之前拍剧的时候,你们为什么创作这么复杂?一句台词都讨论,这个是得跟演员讨论,演员不来你们有什么可讨论的?我们经常做无用功浪费彼此的时间。我是比较珍惜时间。你可以一年做出别人十年做不出来的东西,这完全取决于你。


我公司成立三年,并没有着急做任何一件事。就包括有的剧本三年来一直重写,只要品控部不过就一直改。我不着急赚钱,但你得写好。稳扎稳打,步伐才越快。你的方向要对,我们公司一直强调做对的事,什么是对的?三五年后回头看经得住推敲。我不是有多好的预判,没有,要相信好莱坞的工业经验,我们在他们的基础上变成中国特色的工业化。我们不要总试图颠覆,说好莱坞的东西在中国实施不了?没那事儿。


我们可以改表象,但里子是改不了的。人家是经过无数次实验,电影为什么要90分钟?跟生理是有关系的,我们做180分钟,当然可以,那就是少数派,但我们要做主流还是小众的事情?我们不先把主流的东西整体提升而提升小众的是不行的。


我没那么着急去呈现艺术性


导演五百总能用深入浅出的比喻把道理给你讲明白。


这个从吉林长春基层走出来的导演,没有科班出身导演的电影“包袱”,很长一段时间,拍片对他意味着为了生存而不是为了艺术,这也就是为什么《“大”人物》中很难找到第六代导演惯常的自我表达和作者意识。



五百:我比较讲究曲线救国,在互联网风起云涌的时代,我不希望错过,而电影一直在那,它不会走。电影要拍好要有一个积累的过程,需要经验和方方面面,电影什么时候都可以拍,但网剧互联网的这艘巨船,你还是要赶上。


《“大”人物》这部电影里,我确实没放个人表达在里面,因为原版的整个时间线是ok的,所以我个人表达就是如何把《老手》里的事件落成中国观众能接受的感觉。至于电影的自我表达,我一直比较犹豫,《“大”人物》只要观众看着爽就行,我爽不爽不重要。我想爽的时候,可能不会拍这类,而是真的拍自己想拍的题材,同样我不会要求观众,成本绝对不会很高的那种。


站在个人层面考虑,我对影视本身个人情怀没那么重,我不是科班出来的,半路出家,我恰恰关注的是行业,这个行业未来给全国观众甚至下一代观众包括我们孩子辈的,你必须得有一个良好的环境,看见真正的影视。影视作品真正的价值不是商业价值,而是社会价值。你拍这个东西,到底要干啥?教别人把三观都摆歪了还是怎样?我觉得国家抓这个东西我很支持,早该抓了。


透明的工业化,把钱赚在表面


2019年是导演五百职业生涯的第十个年头。


2009年出道时的那部喜剧片《贱男日记》没有多少人记得,即便是2014年执导的爱情喜剧《脱轨时代》,当时媒体喜欢的梗是,导演五百不是歌手伍佰,直到2015年的网剧《心理罪》,五百才真正被观众所熟知,他的才华也被放大。


这个时代的网剧造就了五百,五百也试图造就一场影视改革。他创立了弧光联盟,这个定位为“影视行业人才聚集的组织”,如今吸纳了28位年轻影视工作者,而等待加入的也有几十人。


“真正的友谊,不是相互取暖,而是相互成就伟大的工业”,五百希望用团队合作的方式,在弧光联盟实现影视工业的透明化,节省时间,把钱赚在表面。


五百:我个人做导演再牛也没用,必须一批人出来,真正形成良性的竞争。我要拍悬疑了,他拍一个不一样的,这个梗你用了我用哪个?这就良性竞争了,而不是他拍了一个我们接着拍一个。


“弧光联盟”进人没有明确的标准,树立门槛可能会隔绝掉优秀的人才,现在接触的人很多,预备进联盟的也有几十个,而且人才不能光为我所用,也得为大家所用。


我结交的面广,很多人走到那一步都是自己走的不对。你在关键性的选择是错的,导致你觉得别人对不起你,你对的起谁过?我经常跟他们探讨这个问题。生意的本质是利他的,有人说我进弧光联盟能不能帮我拍个电影?首先应该要问的是,你进来能为弧光联盟做什么?这不是信佛而是在求佛。


我是想把弧光联盟做好,对中国影视有小小的推动,至于拍什么内容我都可以,给我喜剧我也可以拍。我唯独拍不了鬼片,也不符合我的人设,我自然就不会喜欢。我喜欢送人玫瑰手有余香,电影还是留下好的东西,我更倾向正能量积极向上的内容。


2018年,做《古董局中局》后期,拍了电影《“大”人物》和影视剧《瞄准》,监制《隐秘而伟大》。我考虑的更多是全方位公司层面。《瞄准》节奏超级快,而且是各种线头交织在一起,最多时候是五条线,争取2019年年底能跟观众见面。



我一直强调,你只要会踢球,就看你踢什么球。全场还是半场还是三人五人还是自己颠球玩,前提是你自己会踢球。好多业内的资本的认知是,你踢全场就是全场的,半场就是半场的,好多球迷在场上踢球。


很多人认为五元文化是一家网剧公司,我觉得网剧是大趋势啊,他们觉得网台才OK,那我就做两个网台剧,做完了告诉你叫什么叫网台剧,有人说你们做网台的但做不了电影,那我就做个电影嘛,哈哈哈。都是一样的,看你怎么踢。


当浪潮退去,你才看见谁在真正的裸泳。把最后的遮羞布扯掉算了,你真正能扛得住还能扛得住,你扛不住不在于这次,早晚你都扛不住,观众早晚也会清醒。慢慢地好内容会逐渐孵化出来,我从建公司第一天就抓孵化,到2018年年底,手头完成的剧本已经三十多套。


我不可能一上来就整原创,一堆人等着,肯定先选择合作,我跟各种人合作都可以,改编IP都可以,但我自己不买IP。你们买了先改,我再往上努努力。明年我们自己原生的项目就占到主要份额,本身公司发展从前期孵化剧本到研发到制作发行宣传都是一套龙,不是我要占齐,而是合作的沟通成本太高。


人和人最大的障碍就是沟通。我们最珍贵的就是时间,有这个时间有这个能力就把这一套组建好。如果真的很成熟,我欢迎所有人都来用它。你们来享用就好了,如果你觉得这套模式都是可以给大家省钱省时间,你就来用。我的目的影视圈内部逐渐透明,你用的话得有勇气,所有成本大家一目了然,不要再勾心斗角想其他东西。


这个透明的改变就是影视工业化。你为什么成本要是这个钱?我把水分都挤出来。钱是赚在表面,不是暗地里,要不然思路都被其他东西耽误了。


理想都是短暂的


“你焦虑吗?”我问五百。


除了自己父亲生病焦虑了几天,五百说他很难焦虑了。


原因是他没觉得自己有多重要,"我想过有没有什么梦想一定要完成,想了好久没想到,我坚持不了,我的理想都是短暂的。我媳妇说你没有理想我有理想,那我说你的理想就是我的理想。就是这样“。


五百经常会问身边的人,你未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他会想办法帮助别人完成,而对于他自己,他觉得导演做累了就做监制,走走看吧。



五百:相比于2014年拍《脱轨时代》,我觉得我现在包容的事更多了。拍《心理罪》的时候,所有人见我都绕着走,而《古董局中局》的时候,我就发了一次火,这跟生理年龄有很大关系。年轻时总想要求他们做到极致,现在我觉得基本上差不多就行了。因为我发现他们都懂,说多了挺招人烦。他们也想做好,不如去引导帮助。


我最大变化其实是用自己变成了用别人,那时候压榨自己,现在哪块做的不好就是我找的人的问题,那就换更强的人。那时候我脾气不好但不开人,我现在换人换的很快。每个组说完,如果三天内没有改观,不需要讨论解释,没有必要,可能咱俩不合适,不是说你能力不行,就是不合适。你就是要找到合适的人,为了节省大家的时间,有些事可能自己经历了才明白。


文/赵卫卫



热  门  文  章


直接点击即可查看


  B站能否用“半壁江山”FGO重新下好电影这步棋?

  八年后,互联网影业还剩几个梯队?

  后600亿时代,中国观众的选择自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