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美食
被闺蜜设计,我嫁了疯子
发布时间:2019-05-12
 


1


桃叶从小家里就穷,爸爸挣不回来钱,家里吵吵闹闹,摔锅砸碗,家里门窗洞开,寒风穿堂而过,桃叶每每想起半夜被冻醒的那种感觉就哆嗦。


而一墙之隔的伯伯家,欢声笑语,炖骨头的香味飘过来,桃叶想到这里鼻子一酸,她想不通伯伯家为什么过得富足而和睦。


桃叶渐渐都看不起自己的父母了,同一个爷爷奶奶生的,为什么过得千差万别?


桃叶翻来覆去想,终于想出答案,就是自己也要去挣钱,多个挣钱的人日子就能好起来。


过年外面的姐妹们都回来了,桃叶就主动靠近她们,听在外面怎么挣钱,听得桃叶张大了嘴,内心翻滚,唱歌自己不会,给人做小老婆不可能,做工还是可以,好好干,积少成多。


过完年桃叶卷着行李要去学校,一咬牙,回头走进姐妹堆里,让她们也介绍她去做工。


桃叶跟着姐妹们进了一家制衣厂,没有经验,起早贪黑,双手起茧,受尽责骂,拿到第一笔微薄工资的时候,桃叶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痛痛快快哭了一场,读书难,挣钱更难。


原来就干涩的桃叶更加粗糙,皲裂的双手,翘皮儿的脸蛋,一点也没有二十岁姑娘的神采。


一个姐妹刚出来没多久就在外面租了房子,桃叶每天看见她在朋友圈晒美食旅游领奖,很风光,完全不是刚出来时灰扑扑的样子。


朋友说现在她做直销,没有一点风险,挣钱快,自己用还免费。现在她们全家都在做这个,再也不用灰头土脸的种地了。


桃叶就睁大眼睛,问朋友什么是直销,自己能不能做,她也好想挣钱。


朋友告诉她交9980元,就可以拿到产品。发展一个下线,本钱秒回,如果再发展一个下线,就又可以得到9980,下线再发展下线,就可以坐等收钱,现在得改变观念,不然落得一身病也没挣到钱。


桃叶很心动,这可是个机遇,轻松赚钱,改变命运,桃叶下定决心跟着这个朋友干。


朋友每天鼓励桃叶去街上发展下线,还说越难越要坚持,坚持就会改变。


桃叶干了很久,也没有找到一个下线,工厂解散了,桃叶想退货,朋友说桃叶退货她的副总位置也保不住了。


桃叶哭了一夜,朋友劝了一夜,说让她先在这里住着,再帮她想办法。


2


有一天朋友神神秘秘问桃叶有没有男朋友,桃叶说没有。


朋友就说,她有个朋友,老公是高级干部,只有一个儿子,想找一个媳妇儿,条件随便提。她看桃叶长得好,叫桃叶考虑考虑。


朋友就说,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你嫁进他们家,就凭你的身份,想做你下线的人还不挤破头,将来生个孩子就是女主人,什么事都不用操心。


朋友带她去见他的父母,父亲微胖,眉宇深邃,中山装整齐而威严,母亲身材保持得很好,穿着深色羊毛大衣,高贵典雅,微笑地着看她。


桃叶第一次见这样高级的人,羞涩紧张。


朋友说桃叶老实清白温柔,他们给桃叶留下名片,让桃叶考虑好了联系他们。


回去以后朋友劝桃叶,在社会上闯并没有那么容易,要不是自己有男朋友自己就去了。现在通过嫁入豪门改变命运多的是,但不是人人有机会,这得看命。


最后一句话打动了桃叶,命运这个事谁说得清,叔伯间天上地下的生活不就是命运在作怪么?也许自己就有这个命呢。


第二天一早,朋友说要出差一周,结果一周过去了,朋友也没有回来,房东来收房租,桃叶给朋友打电话,发现早停机了。


桃叶身无分文,还被房东赶出来。


桃叶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走着,白天走到黑夜,肚子饿得咕咕叫,发现一个精瘦的男人跟着自己,明明灭灭的烟头让桃叶心里一跳一跳的,她知道再流浪下去怕要羊如虎口了。


3


桃叶把那张名片攥得紧紧的,手心出了许多汗,肚子隐隐作痛。


她拨通了那个电话,很快就有人来接她,还是上次那对父母。


他们的车黑而亮,线条流畅,像条光溜溜的黑鱼,还有一个司机跑来开车门。


那个父亲人很好,打电话让保姆给桃叶准备干净的衣服和饭菜,桃叶突然感动得想哭,庆幸天寒地冻无绝人之路。


车停住,桃叶钻出来,被眼前这座树影摇曳的大水晶房子惊呆了,简直跟童话里一样,一进门就有阿姨来迎接。


阿姨要带桃叶去洗澡换衣服,桃叶就羞涩的问能不能先吃饭,她好饿。


阿姨看桃叶吃得狼吞虎咽,赶忙给她端来温开水,桃叶一仰脖子喝个精光。


吃好洗漱完毕,阿姨把桃叶带到客房,宽大柔软的床,丝滑的被子,徐徐吹来的暖风叫人昏昏欲睡,太累了,想着这里以后就是她的家,桃叶就沉沉睡去。


吃早餐的时候,那对父母跟桃叶说好好休息,过几天就给他们办婚礼。


桃叶感觉跟做梦一样,自己都没有见过那个人,这么快就要嫁给他,这不是小说里才有的情节么?


阿姨带着桃叶去了商场,给桃叶置办了五金,桃叶想她在农村出嫁的小姐妹最好也不过三金,两万块顶到头,而桃叶光一个项链就两万,桃叶也眩晕了,阿姨又带她买了高档的化妆品,让她注意打扮,有钱人家在意这个,还给她挑了高档内衣外套,阿姨又贴心又细致,处处都给桃叶想到了。


桃叶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自己一个农村来的外乡女子有那么值钱吗。桃叶在想那张卡里到底有多少钱,好像用之不尽。


4


一天下来,桃叶好像也没那么恐惧要嫁进这个陌生的家庭了。


晚饭时候,那对父母问阿姨给桃叶置办好了没,阿姨说好了,桃叶很满意。


是啊,桃叶还有什么不满意,丰厚的物质已经让她回不过神来了。


准婆婆说本周末就给他们办婚礼,桃叶以为婚礼就是在大酒店,穿着婚纱站在台上接受所有人的祝福。


准婆婆又开口,倒是不必到婚礼现场去,就在家里好好待着。


桃叶就奇怪了,自己是婚礼的主角之一,竟然都不必到婚礼现场去,什么情况。她越来越看不懂这家人了。桃叶把目光投向阿姨,发现阿姨面色平静,并不惊奇。


后来阿姨就说儿子身体不好,怕出事,豪门重面子,让桃叶也不必在意,就是个形式。


桃叶也很奇怪,来这个家整整一天了,都没见过自己未来的丈夫,他是隐形了吗?


直到后来桃叶才明白,豪门也是怕她临时改变主意,等着手续办完,公诸于世后再把这盘菜端到桃叶跟前来看着她咽。


全世界都是套路,只有桃叶被命运踹着往前走。


她想不出没有主角的婚礼是什么样子,也许她本来就不是什么主角,只是人家要完成的一项任务,就跟农村一样,父母给孩子成个家就算完成人生任务,城市农村,贫富家庭在这件事上都一样。


晚饭时候,桃叶终于见到她的老公,阿姨使劲把他拽到餐桌前,他使劲推阿姨,桃叶看阿姨吃力,上去帮忙,才看清老公的模样,说实话,皮肤白白的,眉清目秀,跟父亲特别像,亲生无疑,但看着精神不正常,像个傻子。

5


傻子老公又哭又闹,好像很痛苦,跪着求他们,呜呜不知说什么,一身质地很好的衣服都撕破了,桃叶看着就控制不了想哭。


婆婆说别闹,再闹要打你了,赶紧喊阿姨来给他喂饭,整个过程都没有碰傻子一下,桃叶就奇怪,就这么一个儿子,亲妈却唯恐避之不及。


这家人真是处处透着奇怪,傻子好像真的很饿,手抓着狼吞虎咽,就像当初桃叶刚踏进这个家门一样。


新婚头一天,桃叶就哭了两回。


桃叶想带老公去看医生,她听说有一种心理医生可以治,家里没人反对但也没人支持。


公公说打小就看,还请过外国专家,也没有起色。婆婆说瞎费劲,好好养着罢。


桃叶不甘心,带傻子老公去了医院,老公完全不理会医生,出尽洋相,桃叶甚至觉得看病的过程就是个闹剧,别人在笑,自己心里在哭。


医生给开了点营养神经,舒缓镇静的药,嘱咐桃叶一定按时服用,奇迹就看她努不努力了。


一句话给桃叶背上了使命,顺便也打一针“强心剂”。


好不容易把傻子安顿住,桃叶浑身都散架了,桃叶这才明白,这哪是来当豪门太太享福来了,纯粹是有着妻子名份的终身保姆,桃叶累得靠墙就睡了。

6


傻子老公每天往外面跑,桃叶就带着药,纯净水,纸巾,跟着傻子跑,傻子跑得飞快,桃叶一路追得气喘吁吁。


傻子不喜欢桃叶跟着她,有一次差点把桃叶推得撞车,桃叶擦伤一大块,被司机骂得狗血淋头,傻子就跳着脚拍手笑,桃叶那一刻好想变成司机嘴里的神经病,去傻子的世界里看看他到底怎么想的。


傻子跑到人堆里,跪着跟人们乞讨磕头,人们就问傻子,晚上吃奶不,好吃不。


气得桃叶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甚至有人在她屁股上摸一把,说这官家媳妇就是高级,沾傻子福气了。


看不惯的中年妇女说,看看,图了人家的钱,受得什么气,出来丢人现眼,估计是个外地被骗进门的,啧啧。


桃叶受不了这气,一个人坐在远远的地方哭,后悔自己当初傻乎乎就嫁了。


跟了一段时间桃叶发现傻子最爱去的地方是学校和老人们待的地方,他坐在人堆里睁大了眼睛呵呵傻笑。


坐在教室门口也不闹,拿个树枝在地上划拉,和小孩玩,老师也不吼他,老师说傻子是个好孩子,可惜了,造化弄人。


桃叶感觉傻子也没那么疯,刚开始可能是排斥她吧,渐渐自己和他做朋友,和他一起玩,傻子也不再抓她挠她,桃子也没那么心惊肉跳了。


但陪伴一个癫狂的傻子终归是有风险的,傻子做什么都超乎想象。


7


桃叶去喝水,回头一看,傻子拿个药瓶往嘴里灌,桃叶冲上去一把抢下来,瓶子已经空了,桃子惊恐万分,从傻子嘴里往外抠,傻子就咬她,桃叶一边喊疼一边喊阿姨快打120


等气喘吁吁赶到医院,桃叶已经说不出话来,展开手心给医生看瓶子,傻子被拉走,桃叶坐在地上哭,要是傻子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和杀人凶手有什么区别?


傻子没事,在医院观察一天就可以回家了,桃叶守在床前,半夜她梦见傻子坐起来抱着她哭,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她醒来摸摸手背,湿湿凉凉一片,她也不知道是做梦还是真的。


半夜,突然听到有人哭喊叫妈,桃叶迷迷糊糊发现傻子不在了,开门追出来,看见傻子跪在客厅朝着厨房挥着双手喊妈,桃叶吓坏了,把傻子抱到怀里拍着哄他,不哭了,不哭了,不怕,不怕。


桃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这样,像哄小孩子一样安慰傻子老公。


这时候公公婆婆也出来了,婆婆揉着太阳穴,脸色腊黄,摇摇晃晃。


桃叶不敢睡,盯着着傻子老公,生怕他凭空消失了一样,桃叶心里就像塞了一个乱麻团。


第二天一早婆婆就去佛堂了。


桃叶很奇怪,生病为什么不去医院?要去佛堂?看昨天婆婆病得好像很厉害。


阿姨说,这有什么奇怪呢?太太从来都不进厨房,离得近点就跟要了她命似的,那傻儿子也常常对着厨房做怪。


桃叶感觉这家越来越神秘,屋子里飘满疑云,越来越浓,越来越看不清楚,桃叶的心狂跳起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