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美食
人物 | 阮军:37楼101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05-14
 


未名导语

本期,88级国经系的校友阮军继续做客“未名湖是个海洋”。摄影是怎样的存在?少年相识,一路相伴,在每个重要的时刻忠诚地记录着精彩的瞬间。摁下快门,定格的不仅是画面,更是无数的回忆。


光阴似箭,人生已过了一半。回首往事,仿佛才刚走出高考赛场,可转眼,今年已是1988级入学30周年。同届同学约定要出一本纪念文集,于是,当年在燕园发生过的那些事又浮现眼前……


在我们上学的那个时代,许多人都知道,进校门的时候保安通常会盘问:“28楼是什么楼?”、“30楼是女生楼还是男生楼?”,如果你答对了,便可放行,如果你答错了,那就会被拦在门外。

 

37楼,当时的人都知道一楼是北大团委的所在地,可提到37楼101室可能大家就不太清楚了,其实它是北大团委下属的一个冲印照片的暗房,也是我在校时北大摄影社的根据地。


一、燕新社与摄影社

 

1988年入学之后,校园里就有一波面向新生的社团招聘活动。一百多个社团,让人眼花缭乱,机缘巧合让我进了燕园新闻社。

 

当时的社长是87级国政系的赫然,我正是被他的个人魅力所感召,一入学就乐此不疲地投入为燕新社跑腿、打杂的忙碌当中。

 

尽管很多人对高考录取分数线的地域差别颇有微词,认为江浙地区的分数线普遍比北京高很多,甚至在江浙分数线上不了本科的人如在北京的话可以进北大。但我当时深深感觉到,北京的同学还是见多识广,在很多方面的能力要超过从地方上考上来只知道死读书的人。

 

尤其是赫然,他是北京四中出身,高中时就是北京中学生通讯社的社长,保送北大国政系,又刚获得亚洲大专辩论赛的最佳辩手,能力强,知识面广,而且精力旺盛,社会资源多,我感觉跟着他做事,简直给自己打开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大门。

 

有时周末,赫然会带我去他家看当时的一些国外电影,见见他的高干子弟朋友,感觉那时的我就是一个刚开窍的“乡下懵逼”。

 

燕新社当时聚集了一批能力超群的人才,在赫然的领导下,我们操办过很多校内外名人讲座,在1988年秋冬季自由空气弥漫的北大,具有广泛影响力。我自己也收益良多,头脑急速快充了一下电。

 

1988年秋,燕新社全家福

 

到了大二,赫然要忙其它事,于是就把燕新社交给我们几个低一级的学弟接管,社长是88级国政系的张羽(现在的央视著名主持人),副社长是88级法律系的刘建军和我。

 

我主要分管摄影部,后又成立了摄影社。当时团委有三部海鸥凤凰国产相机,对我来说简直是如获至宝,天天摆弄。由此使我爱上了摄影,而且这一爱好陪伴我终身。

 

101暗房交给了我负责,每年给一大盘黑白胶卷,足足有二十五米,我在黑暗中把它裁成小段,卷成胶卷。学校有什么重大的对外接待活动,都由我带着人去拍,拍完当天冲洗出来,贴在三角地的橱窗里,或被校刊选用。

 

这就是“三角地”

 

到了大三,我又把101的钥匙交棒给了88级地球物理系的杨文斌和88级技术物理系的傅晓敏,我们在校结下的友谊,延续到现在,变成了家庭间两代人的亲密交往。

 

二、校内活动的见证者

 

1988年汉城奥运会后,北大邀请中国国家乒乓球代表队来校表演,我和杨文斌代表摄影社前去拍摄,活动结束后我们还作为粉丝与奥运冠军蹭了合照。

 

我、杨文斌与奥运冠军陈龙灿、陈静合影

 

拍夜晚的运动照片,对“菜鸟”来说太难了

 

我记得比较清楚的摄影社活动,还有台湾著名作家柏杨第一次访问北大。当时在勺园开了一个座谈会,柏杨的一些言论让我耳目一新,记忆深刻。

 

柏杨先生题词

 

还有一次活动是日本创价学会的池田大作访问北大。在报告厅作完演讲,几十位日本留学生排队候在外面,池田先生跟他们握手的时候,很多人都激动地流下了眼泪。当时我很诧异这个人究竟是谁,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精神感召力?

  

池田大作先生

 

一直到我多年之后去日本留学后才知道,池田大作在很多日本人心目当中具有如神一般崇高的地位和分量。他创建的创价学会拥有一千多万的忠实会员,受他影响的公明党,长期和自民党联合执政,对信众影响力甚至超过“天皇”。

 

三、“唐老鸭”师兄

 

1991年,79级国政系师兄,新华社记者唐师曾刚从第一次海湾战争结束的战场上回来。我特地邀请他到北大举办讲座,教室场地都联系好了。但是到了开讲座的那一天,团委突然下达通知:不准办。出于无奈,我临时找了物理系的一个小仓库,喊上几个好朋友,一起尝鲜了唐师曾在伊拉克战场上发生的精彩故事,这些故事后来都集结在他的畅销书《我从战场归来》里。


 

英雄回校,寒碜了点,瞧唐老鸭(前排右二)那一脸委屈样

 

从那以后,我和唐师曾就混熟了,每次北大有什么重大活动,就打他的BB机,他马上会赶到北大,碰到饭点儿就请他在北大食堂一起就餐。

 

当时他给我拍了一张在宿舍里的照片,现在还保存着,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人像照片居然有那么好的背景虚化效果,也见识了他用的“牛头”和我用的“狗头”的区别。他的吃饭家伙——两架尼康高级相机,让我垂涎不已。后来去了日本,打工攒了钱马上先买了一架尼康,成为一辈子坚定的尼派分子。

 

面白文青——本文作者

 

当时他送我几个新华社正在试用的国产彩色胶卷,我都当成宝贝,平时舍不得用。送我的一件红色摄影背心,经常穿着到处瞎晃,给自己一种也是大牌摄影师的幸福“错觉”。

 

穿上红背心后故作老成状

 

四、耿海师兄

 

入学第二年的春天,学校发生了很多重大事件。每一次重大活动,我都会操起相机抓起胶卷去拍,前前后后应该拍了至少几百张照片,当天都会在101室里冲洗出来。在暑假离校之前,我特地去买一把挂锁,把底片都锁在暗房的一个抽屉里。但是,到了当年的10月份开学,我回到学校,一进暗房,打开抽屉一看,里面照片全都没了。这件事情让我感觉到非常遗憾,重大的历史事件到现在居然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来。

 

这个谜一直到二十多年之后才解开:我在北京又遇到了我当时摄影社的伙伴,1987级经济管理专业的耿海师兄,和他一聊天才知道原来我放101室里的底片都由他上交给团委处理掉了。

 

耿海师兄脾气特别好,见人总是笑眯眯。当年是他在101暗房手把手教会了我显影底片、放大、冲印照片。是把我领进摄影圈的师傅。

 

1990年,北大摄影社组织过一次影展。耿海师兄人缘广,请了艺术教研室的李老师来指导摄影大赛的工作,当时校内师生参赛踊跃,优秀作品在校图书馆还办了展览。平时他还经常开办讲座,给大家讲摄影技术,欣赏佳作。很多从事摄影、文化、茶艺的校友都认识他。可惜,重逢不久,他就英年早逝,让人一想起来就扼腕不已。

 

耿海师兄

 

人生像爬山,大家在比赛。向上看,尽是别人的屁股;往下看,有好多别人的笑脸;往边上看,才是人生的风景,才是值得我们回味和留恋的地方。

 

人生中到此一游,摄影是帮助我们记录美好,勾起回忆的最佳手段,有幸在燕园的青葱时代就爱上了摄影,一直有她陪伴,一路和我走进异国他乡,见证了我的事业起伏,欣赏了地球上的各处美景,等到了我家新成员的出现……让人怎能不迷恋?

 

谨以此文致意正逝去的芳华及永存的友谊。

 

2018年5月28日写于苏州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未名光影”平台

校友介绍



阮军,1988年考入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国际经济系;1994年-1998年间就读于日本东京大学,并获得东京大学大学院硕士。长期从事液晶行业相关工作,于2016年11月获评国家标准委平板显示器行业标准委员会委员,并于2017年获评湖北省“百人计划”专家。

未名湖是个海洋·投稿


“未名湖是个海洋”是北大校友圈非官方自媒体平台,以服务北大校友为宗旨,是一个以共同的情感记忆为纽带,以非正式的人物志为主题,使大家能够相互认识、相互了解,加深彼此间联系与交流的平台。


我们建设此平台的初衷是为了能把毕业后散落在五湖四海的北大人重新聚在一起,共同分享彼此间感动的人与事,同时也希望借此展现北大人的风采,弘扬北大精神,更加便于年轻一代了解真实的北大和北大人。同时也欢迎广大在校生来分享自己的故事。


未名湖是个海洋,诗人都藏在水底,灵魂们都是一条鱼,也会从水面跃起。当年我们的梦想在未名湖畔,博雅塔下,今天希望我们能重聚在“未名湖是个海洋”,带着共同的回忆,携手并肩,走向未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