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设计
人物 | 穆雷:三巨头夹缝中的巨星,遗憾梦幻时刻太短暂
发布时间:2019-05-14
 

澳网大幕还未拉开,就先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当地时间1月11日,英国名将穆雷在赛前采访中流泪表示,这可能将会是他最后一届澳网,他甚至正在考虑在今年温网之后退役。“我几乎做了一切,试图让我的髋部感觉变好,但这都没能帮助我减轻负荷,我想这可能是我最后一届澳网了。”穆雷甚至透露,自己平时连穿袜子都会感到痛苦,“我可以忍受痛苦,但是这些限制和痛苦让我无法享受训练和比赛。温布尔登是我想结束职业生涯的地方,但我不确定我能做到。”


如果没有奇迹发生,穆雷真的在今年选择退役的话,那么他的职业生涯将定格在:3个大满贯冠军、2块奥运会单打金牌、14个大师赛冠军、1个年终总决赛冠军、1个戴维斯杯冠军、1次年终第一、8个大满贯亚军、45个ATP巡回赛冠军……


如果不和同时代的三巨头相比,无论从哪个角度而言,穆雷都拥有了一个精彩的职业生涯,更不要说他还让英国人结束了在大满贯和温网长达76年的等待,成为当之无愧的民族英雄。但是因为同时代的费德勒、纳达尔和德约科维奇太过耀眼,让穆雷似乎始终都处在一个最佳男配角的位置上。


2008年的辛辛那提大师,穆雷在决赛击败德约科维奇,收获第一个大师赛冠军;随后的美网,他又在半决赛中击败了纳达尔,生涯首次打入大满贯决赛。也正是他在这两个比赛的横空出世,宣告了男子网坛历史上最强大的四巨头集团的诞生。


随后,穆雷的职业生涯开始大跨步向前,但是从2008年美网,到2010-2011连续两年澳网,再到2012年温网,他前四次在大满贯决赛中都以失败告终,而击败他的始终都是那两座大山——费德勒和德约科维奇。


事情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始有了转机,穆雷在决赛中复仇费德勒,斩获生涯最重要的冠军。


在当年美网,他又在决赛中击败了德约科维奇,拿到了自己第一个、同时也是英国人76年以来第一个大满贯冠军。


第二年,他又拿到了生涯首个温网冠军,决赛中同样是击败了德约科维奇,三次酣畅淋漓的复仇,让穆雷来到了生涯第一个巅峰。


然而这一次发力也让穆雷积攒已久的背伤复发,2013年的戴维斯杯半决赛后,他选择做背部手术并退出赛季剩余比赛。之后,他的功勋教练伦德尔离开,穆雷选择和新教练毛瑞斯莫合作开始2014年的新赛季,那是穆雷职业生涯上一个艰难的时刻,他的排名一度跌出了前十。大概经过了一整年的调整之后,他才在年底逐渐找回状态,并于2015年澳网再度打入大满贯决赛。


而穆雷的第二个巅峰期,则是来自于2016赛季。当年他连续打入了澳网、法网和温网三个大满贯决赛,在法网打入决赛让他成为三巨头之后,又一位在四大满贯都至少打入决赛的选手。最重要的是在随后的温网,他击败了拉奥尼奇斩获生涯第三座大满贯奖杯,也开启了下半年的疯狂之旅。


此后,穆雷不但成为史上第一位卫冕奥运会金牌的选手,还连续拿到了北京、上海、维也纳、巴黎和伦敦五个冠军,取得了恐怖的24连胜!更重要的是,在法网结束前他距离世界第一德约科维奇还有8000多分的差距,然而经过这一波连胜,他不但首次登顶世界第一,还把年终第一收入囊中!


有人说,或许正是因为穆雷在2016年底的疯狂参赛,才导致了他的身体超负荷运转,最终造成了现在这样不可逆的后果。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不是有当时那股狠劲和冲劲,在三巨头的严密死守之下,以自己过去那种不温不火的姿态,穆雷或许永远迎不来属于自己的光辉时刻。


2016下半年的梦幻时刻,虽然就像烟火一样短暂,但至少有那么一段时间,穆雷不再是别人的配角,而是真正站到了舞台的中央,享受着来自全世界目光的聚焦,灿烂而炙热地燃烧着,这样的时光哪怕只有一秒,又有谁敢说曾经飞蛾扑火般的牺牲是不值得的呢?


正如阿加西、休伊特和哈勒普的前教练卡希尔所说:“为了变得更好而倾尽所能,这就是穆雷,他有着令人钦佩的纪律性、牺牲精神以及追求完美的态度,他还有一点疯狂,他是传奇的缔造者。”



张奔斗:三巨头再度统治澳网?


看到穆雷既努力又挣扎且无奈,再想想费德勒、纳达尔、德约重返巅峰意气风发的样子,难道,费纳德,真的是天选之子?


这三人在本届赛事的签表难度也都较为平均,也省得三家粉丝之间相互攀比签表软硬难度。不妨罗列一下——德约前四轮对手是资格赛球员、特松加或克里赞、沙波瓦洛夫、戈芬或梅德维德夫,从八强赛开始对位的种子球员是锦织圭、兹维列夫、费德勒或纳达尔。


费德勒的前四轮对手是伊斯托明、资格赛球员、孟菲尔斯、西西帕斯或巴斯拉什维利,八强赛开始对位的种子是西里奇、纳达尔和德约。


纳达尔的七轮对手则可能是:达克沃什、斯特鲁夫、德米纳尔、埃德蒙德、安德森、费德勒、德约。


这样一列,是不是三巨头的签表难度还算均衡?真谈不上明显的谁好谁坏。这三人各自领衔一个1/4区,上半区的2/4区则由兹维列夫领衔,但他赛前传出小腿和脚部两处伤情,这一区中还有蒂姆和丘里奇,而克耶高斯与拉奥尼奇的首轮对阵尤其吓人,这场比赛的胜者第二轮又将对阵瓦林卡与古尔比斯的赢家。


费德勒和德约都将争取澳网第七冠,前者已连下两个澳网,后者则连下了两个大满贯。德约显然将是夺冠最大热门,而费德勒率瑞士队在霍普曼杯夺冠,也将赛前备战尽可能做到了最佳程度。新赛季已退赛一站表演赛和一站巡回赛的纳达尔将是最大问号,但他在本周与克耶高斯的表演赛后兴奋表示:“我没有感到任何疼痛感!”澳网赛将是纳达尔继去年美网赛之后的第一站正式赛事。


难道,说来说去,本届澳网冠军又逃不脱费纳德三巨头的统治?能不能有点新意呢?麦肯罗大胆进言,“今年将会有一位年轻球员赢得大满贯首冠,是卡恰诺夫、西西帕斯还是兹维列夫,很难讲,但今年一定会见证男子网坛格局的改变。”


好吧,年年都说改变,结果年年都没变。站在2019赛季的起点,费纳德三人分别以20、17和14个大满贯冠军的数量再次起步;当今年的四大满贯结束时,这三个数字又会是怎样呢?

文|弈桑 张奔斗

编辑|德库

美编|吴双

点击上图或长按上图识别图中二维码进入订阅链接,新的一年让《体坛周报》与您一起携手同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