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装修
【原创】高频江湖之娱乐篇
发布时间:2019-07-08
 



过年了,谈点开心的。

先谈谈为什么写这一篇。有人叫我百晓生。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前我并不知道百晓生是干什么的。后来想破了脑袋想写一篇高频兵器府。对于军事我实在不感冒,对于冷兵器时代的军事更不太熟。后来想想武侠多少看过,于是花了极短的时间力图以之前文章不一样的角度展现给大家。这篇娱乐版的文章中展示的更多的是非定量部分、观感和自己的感性理解。


高频四大金刚或者四大天王的称呼溯源,不是我原创,也有幸参与。2018年花费不少力气追高频数据,了解各家策略,以及做一些定量的测算。以年底的那一篇高频2018年数据作为结尾总觉得不过瘾。前面的公众文表达过对于资产的一些观点,我们已经开始对于关注资产进行了调整。可能后面我们不会像前面那么频繁的公布一些数据。后期有需要的朋友可以私信沟通。高频依然在我们2019年的重点关注名单,但不会像2018年这样的几乎是全部精力了。


另外临近春节,心情已经开始逐渐放飞,开始高频江湖的娱乐贴吧




1


——————————


量化四大天王



首先谈谈高频四大天王。九坤、幻方、锐天、至诚卓远。


九坤——少林

特点:师出名门,投研整体人数和配备强

管理规模:TOP!!!

风控:极其严格


如果按照武林的角度去看待高频量化。九坤好比少林。代表着武林正宗、系统和科班出身。创始团队出自于千禧年基金旗下的world quant。


    千禧年基金与WorldQuant    



千禧年基金成立于2000年,管理规模336亿美元。它拥有超过1900名雇员。千禧年的投资方法十分注重风险。比起高风险高收益,它更偏向于在一定的风险(比如低的夏普率)之下有较高的收益。此外,它也希望交易团队能在赚钱的日子里有较小的收益,在亏钱的日子里有较小的亏损,在这种情况下争取较多的赚钱日。如果有在有高损失的风险前提下获得高收益的机会,投资策略着重分散投资和全球化,包括相对价值、固定收益和商品等。它在资产类别、商品所属行业、投资标的所属地等方面十分多样化,投资标的包括国内外股权、债权、货币、期货、远期、期权等。

值得一提的是,千禧年基金十分注重高科技的运用。其所有量化产品均交由其附属量化部门WorldQuant运营和投资,该公司于后期独立。


为什么说是武林正宗呢?


公认大家目前熟识的高频量价模型第一次理论描述出自该公司2015年发表的论文——《101 Formulic Alpha》。论文中提到现实中101种情况的alpha。于是后来几乎大家把高频量价就叫做worldquant101。当然,我们现在知道这是有问题的。当初如果这种称谓算是一种偏执的话,也可以看出“挖矿”公司在量化高频中的地位。记得拜访也是“挖矿”公司出来的另外一位大神。他给我讲了好多关于“挖矿”的故事。记忆中最深刻的是千禧年老板英格兰德内部会议上讲,换手倍数超过一定量的策略只能用来管理自营资金。这个故事在我心中泛起的涟漪久久不能平静,以至于后面我外出ppt里面都会带着它。


九坤观感,记得2015年的时候就知道九坤,2016年诸多朋友和我推荐并认识核心投研。当时我并不知道高频是什么东西,接受的高频教育和大家一样都来自2015年股灾之后朋友圈里妖魔化的国外高频公司的视频和朋友圈。当然,我当时更不知道九坤做高频。我模糊的记得当时一个管理规模颇大的量化投研的朋友告诉我九坤最大的能力在于因子选择,类似因子择时的东西。可见当时整体市场对于高频的认知也是非常有限的。自认识的两三年后对于九坤策略理解的迷雾逐渐散开,当我开始理解一点的时候就基本不接资金了。接触下来我的理解,公司管理严格、人员的专业、专注和务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然,留下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坦诚。或者是因为行业大佬对于行业的忧虑。一个非常触动我的著名论断,也来自这里。高频行业并没有所谓的头部公司,外资进来的时候目前行业所谓的头部公司会像暴风雨中前行的小船(这句话是我为了好看而润色),所以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保持谦卑。行业内一度九坤是最大的管理规模,现在九坤和锐天谁规模更大并不清楚。目前管理规模在50-100亿元,产品众多,产品风控相当严格。

幻方——武当

特点:海外归国,科技实力强劲,公司治理强

管理规模:TOP!!

风控:极其严格


如果比作武林,我个人认为幻方应该是武当。公司成立时间也相对在行业内较早。出师于海外。最早接触的时候我被这个独特的名字吸引,幻方这个词好像有一种与众不同的魔力。此外,当时介绍材料里面一系列产品无惧任何市场高斜率向上的曲线业绩也深深震撼了我。这是我最初的印象。


作为行业大佬之一,产品品类齐全,从中性产品、cta产品、500增强产品、300增强产品、1000增强甚至是大票增强。武器库中弹药、装备都非常齐全。不但有行业内策略人士,也有计算it出身的所谓的跨界人士。


可知,量化1.0到量化2.0其实并不是什么新的认知带来的浪潮,而是技术更新对于行业的颠覆。我们对于世界的认知没有变。只不过有那么一小波人,用了别人没有用过也不熟悉的方法,去处理了一些大家都习以为常的认知事件得到的结果而已。


与我的接触中,幻方作为行业大佬有一种先行者的预判。从小规模到大规模,从纯量价到加因子降频,大佬似乎可以看见大家前行的路径,也懂得大家的无奈。


我想肯定有人和我一样,用幻方这个词去找投资公司,结果找到的并不是这家公司。投资公司本尊并不叫幻方,而叫浙江九章。因为名字被抢先注册的关系。


个人观感,和九坤类似,公司管理和风险控制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公司成立不久,创业团队曾求师问道于国内各家主流管理机构,问的不是策略和投资,而更多的是什么样才是更好的公司管理体制和分配制度。


前面的文章说过一些不太成熟的个人观点。在高频量化百花齐放的春秋时代,是凭借一个英雄式的人物就能做起大公司的时代(例如致诚卓远),也是凭借一两个人小差异化的策略就能卷起一阵风潮的时代。但,当时代从春秋时代迈入战国时代。暂且考虑封闭市场的假设下什么样的公司能够常青呢?


我个人觉得,有几个在我狭隘的意识里的必要条件:1、公司是要挣到过大钱的。这样在后期比拼武功的时候才有资本去自我净化和升级。老板才敢投入;2、从个人英雄主义向团队作战转移。尤其是团队的分配、激励等等制度的构建,维持核心团队稳定性一直很重要,后面更重要;3、策略上向纵深发展,有些策略方向从基因上就决定了天花板的高低。好像泛宿命论,主观能动性也是先天的机理决定的。赛道很重要;4、各位大佬都具备的,属于自己的量化投研、交易、评测的系统。



锐天——全真派

特点:海外引进引擎双核驱动,独特T0独步天下

管理规模:TOP!!!

风控:极其严格


锐天是四大天王里面我最后接触的一家。2017年量化基金朋友一直和我推荐他们的T0,一直到2018年才有机会得以接触。所以在最初的印象当中我一直把锐天当作一个纯T0公司在看待。因为那个时候我合作过不少T0团队,所以对我来讲不是个新鲜事。


对比武林,我个人认为锐天比较适合比作全真教。全真教相比少林、武当这些传统的武林大佬是后起之秀。但也凭借其卓绝的实力逐渐跻身武林主流的门派。经典战役是其创始人王重阳华山论剑技压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成为一尊。在这里我不是做技术判断。单从规模上讲目前锐天管理产品规模50-100亿之间。或许在当今高频武林,锐天规模可能是第一的。


公司核心投研师承海外高频大鳄——Citadel和Two sigma。这两家是什么公司呢?


    高频先行者——Citadal    



城堡投资集团由肯尼斯·格里芬创立于1990年,旗下有两家公司——城堡资产管理公司和城堡证券。其中城堡资产管理公司管理规模超过240亿美元。城堡因其良好的业绩吸引了许多世界上最大的机构投资者,包括主权财富基金、养老金、大学捐款等。公司拥有超过1400名雇员,总部设立于芝加哥,在北美、亚洲、欧洲均设有办公室。城堡的投资方法由严密的基本面研究、高端量化分析和一个经过验证的技术平台共同驱动。投资原则是努力、情景规划和重复。投资策略注重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市场上主要的一些资产类别,主要包括股票、信贷、量化策略、商品、固定收益和宏观。

20年的少数对冲基金之一,能够屹立3%!基于其骄人业绩。目前公司拥有超过“最大牌“金融顾问,4月伯南克宣布出任该公司高级顾问。伯南克当时表示,他之所以选择在Citadel不受美联储的监管。伯南克称,”,并表示,他将不会从事”。

虽然伯南克在该公司担任顾问的角色为兼职,但据称百万美元的不菲雇佣费用向外界传递了一份清晰信号:Citadel是华尔街” 不能说的秘密“。


    高频先行者——Citadal    



Two Sigma Investment成立于2001年,创始人是David Siegel,John Overdeck和Mark Pickard(已退休)。其中,David Siegel和John Overdeck均为德邵基金(D.E. Shaw)前员工。

在Two Sigma,72%的员工没有金融背景。大部分员工是从麻省理工学院、卡耐基-梅隆大学以及加州理工学院等院校的计算机科学、数学和工程专业毕业生中直接选聘的。超过1200名员工中,三分之二在从事研发工作。

在主动交易式微、被动交易崛起的当下,传统对冲基金饱受业绩下滑、资金外流的困扰。然而,一家依赖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量化对冲基金却异军突起,以超过500亿美元的管理规模跻身全球顶尖量化基金之列。它就是Two Sigma。据英国《金融时报》,2018年10月,Two Sigma的资金管理规模突破500亿美元大关,超过德邵基金DE Shaw(450亿美元),与文艺复兴基金Renaissance(略高于500亿美元)并列成为全球最大的量化对冲基金。2008年,TwoSigma的管理规模还只有46亿美元。不到10年的时间内,该基金的管理规模扩大了逾10倍之多。


如上,锐天师承于一老一新两家国外高频。两套策略打天下。其中高频阿尔法处理方法与挖矿系类似,一半多一些的管理规模体现在这里。高频T0作为奇招规模以上能够实现稳定高收益,天下无不叹服。尤其该策略收益来源和主流高频阿尔法不同,前面文章的数据跟踪也体现出其独特性。某四大天王大佬对于其30Y以上运行T0保持收益也表示惊叹。从T0收益以及规模的角度讲可谓独步天下。



至诚卓远——天山派

特点:策略原创封装、招数独特高效、工作狂

管理规模:中上

风控:严格


起名四大天王的朋友说四其实是凑出来的。因为中国向来喜欢四大,仿佛只有三个都觉得少了点什么一样。


我个人观点不然。至诚卓远是四大里面唯一一个不是体系内出来的。没有接受过范式框架的训练和学习。可以叫他半路出家,也可以加他草根逆袭(尽管人家也是出自于北大物理这样的高知)。总之他是那种凭借一己之力淌出来一条路的英雄式传奇。在武侠小说里面,这种人往往作主角的。我觉得,不能算凑数的。


说到这里多说一句。因为致远凭借一个人做出来的经历过于传奇,坊间有很多传说。从我个人工作中的接触以及行业了解,我认为坊间传言不可信。另外投研是一个工作狂,每天16个小时工作,一年休假时间不过10天。每每去云南,他都在工作室。


卓远的核心早在其创业的2015、2016年我就接触并尽调。当时的我听不懂高频,也不认没有3000w以上实盘经历非科班出身的英雄。选择合作了另外一家机构,与武侠主角就这么擦肩而过。每每追思,心中的味道可想而知。


至诚卓远核心投研一人,目前管理规模在30-50亿这个规模。和前三大50-100亿存在规模上的差距。但是全产品线收益应该存在规模上扩张的能力。因为并非出自体系内,所以无论是因子挖掘的方式,交易的方式以及拓展路径明显存在着与主流不太一样的地方。偏距非核心金融集中地。类比武林,我个人觉得堪比天山派。虽然武侠小说中天山派并非中原大的武林门派,但是其武功招数神秘,与武林人士甚少接触。我觉得这个比喻比较得当。

 

讲完这里,我想到前不久与另外一位非四大的大佬聊到行业发展。目前谈高频投资脱离不了AI。作为局外的观众看AI好像是超级杀器,甚至用AI这个概念写进ppt觉得就可以多忽悠来些钱。其实对于业内人士不是这样。AI就好像office软件一样平常。AI的源代码都是别人写好的。是巨人们的能力。作为高频投资的AI工程师很牛很牛的人才能稍微修修改改一点点。大家基本都是将就用。高频这个行业大家基本是靠算法吃饭的,没有人会开源算法。好比召集了一堆能人进行跑步,有人跑了50米,有人跑了100米,有人跑了150米。但是形成不了站在前人基础上的接力跑。这个问题别说跨公司解决不了,同公司都很难解决。个人的能力是有极限的,形成不了接力式的分工协作怎能摆脱人类能力极限的能力圈?从另外一个维度说,过去的两三年行业春天是否只是前50米的赛跑的众乐乐?




2



——————————


高频量化四小龙



讲完四大,我们再讲讲业内流传的四小龙。从漫画海贼王的角度,四大天王好比伟大航路上纵横驰骋的四皇,在伟大航路的后半段占据着C位形成与其他势力的均衡。那么四小龙就好像白胡子大战海军的顶上战争之后涌入伟大航路的后辈们。在名字象征新入口的白胡子倒下之后,有一群年轻、富有活力大胆冲进伟大航路。他们是搅局者,冲击者,平衡破坏者。总之四小龙就是这样一群高频新锐。他们大多没有体系内的经验和师传,凭借现代科技实力和不同因子来源与处理方式打开了这样一条自己的路。同时又上了一定的规模(10亿以上),业绩表现非常的优异。他们是进化论、金湖、赛帕思和鸣石。


进化论是一家很神奇的公司。除了达尔文系列那条每年30%+曲线的产品净值,市场对于他们的策略了解得并不多。只知道是股票类高频策略。公司不接受尽调也不接受新客户新增资金。我个人从净值数据测算应该不是期货对冲的股票产品,因为里面没有基差波动的痕迹在。仅此而已。除此之外,王一平是雪球的大V。公开采访显示其本人是一个天才交易员,属于自下而上的成长路径。善于捕捉和发现制度中蕴含的套利机会。


另外是赛帕思和金湖。对于赛帕思我了解甚少。金湖,我也不能谈太多。


市场应该都知道其特异的舆情因子数据源。在我看来至少在2018年11月份以来行业这一波回撤展现了其不一样因子数据来源的特异性,和“挖矿”系表现是不太一样的。另外前面的文章数据也提到过,这两个投顾超额部分波动明显高于其他私募。


这里我想补充点关于风控的问题。量化1.0基本面多因子时代除了市值对冲的风控之外,一般大家都会去做到去控barra。最起码行业中性和风格中性都会去做的。做到什么程度那是风控严苛与否的事情。但是高频领域这个事得另说。逻辑很简单,高频的持股周期短。风格、行业等等都是可以躲得过去的,算暴露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如果单纯从量价模型来讲应该就是上面这个逻辑。量价模型性价比再高,也是有周期的。所以上一定规模的私募后期会往纯量价因子当中叠加一些基本面的因子。这个做法不是从收益角度考虑,而是从平衡风险的角度去做。从形式上的表现就是会去靠近barra风控。这应该是从规模小到规模大的私募必经之路。另外一个解读,这种做法也可能是为了扩大规模的一种做法。因为纯量价规模是有限的,性价比是高的。量达到能够承受纯量价模型的上限之后继续扩大容量就只能往里面加基本面因子的东西,牺牲收益的同时也降低了波动。所以除了进化论我不太了解之外,我的理解其他三家小龙应该都是没有去靠近barra的。


四小龙的最后一家——鸣石,情况我会了解得多一点。鸣石整体的团队属于量化1.0或者叫低频量化时代的配置。学院派出身,人员配置的学院风会比较浓一些。背后还有个老罗作为后盾经常能够弄来一些对于交易、策略有关的海外支持和交流。袁宇属于绝对的天才,低频的知识结构出身,在学术上面的造诣和影响力在资本定价和行为金融学领域在国内绝对是顶尖级别。关键鸣石在2017年年底开始研究高频,居然能够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面给做出来,迅速复制到十几亿的规模。分两套策略,策略收益低的阿尔法在20%+,高的偏小盘的在30%+。机器纯T0策略也即将上线。个人英雄式的核心加上高素质的配套队伍才能做到这一点。


以上四小龙是伟大航路后半段涌现的佼佼者,当然适时还会有一些类似于海浦、赫富、霁海这样的规模更小一些的超新星涌现。




3



——————————


高频的内忧外患


前面的文章我们也提到,对于高频来讲我们的观点是过了最好的春秋时代,进入到集中度上升或者叫做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战国时代。凭借个人英雄主义,或者单个策略从零到一将会变得越来越困难。这里我想讲讲我看到的内忧外患。


内忧的焦躁:


1、如果说CTA是做多波动率,期权卖权策略是做空波动率的话,那么高频量价就是交易的流动性。任何导致流动性消减的因素本质上都会消减存量的高频的超额收益。除此之外,前面的文章我们也提到高频自带无法避开的风格差。那就是低价股和低流动性股票。市场开始下跌以来5块钱以下股票占比迅速提升,导致能够交易的阿尔法打分高的股票迅速减少。前文也提到体现为大规模私募影响大于小规模私募。这是内忧之一。


2、另外一个内有来自于私募本身。高频只是用了一种以前大家不用的非线性处理量价数据的方法。本身不是世界观的改变,只是方法论的革新。而这种方法论的个性目前正在越来越多的被采用。大家都经历了一轮学习过程。当竞争对手变多又没有新增资金入市充当韭菜的之前,行业蛋糕不会扩大。大家分得的只会变小。于是变成了一个存量市场竞争格局。这是内忧之二。


外患猛于虎


我觉得真正值得关注的是外患。外资逐步的在进军中国市场。经过2015年股灾后国家临时把外资清理出中国市场,目前外资又处于逐步回流的状态。看得见的渠道另外一个公众号周同学给大家梳理了多少外资通过公开市场在内地注册公司。看不见的渠道海外投行通过陆股通+融券模式也引导了一部分高频外资进入A股。看得见的通道收割对象是全市场,看不见的通道收割对象是陆股通标的交易的对象。



what?高频外资有哪些优势?


首先外资高频具备内资不太具备或者叫不是普遍具备的近乎于无限的烧钱能力。我们的高频充其量创业4年。海外高频长的有近30年。资本上的优势对于人才、设备、技术的吸引力是有优势的。


其次海外具备国内不可比拟的低收益要求。说白了海外干5%的中性收益是非常好的,在国内就变成不可接受的。蛋糕没有扩大,人家抗持久战的耐心会比较强。


更重要的是,国内的顶尖高频量化公司多出自于这些这些海外高频公司。这是一场学生对老师的对决。当然我们可以讲国内市场特殊性,但是对于量价高频全世界的一致性应该比其他门类投资方式要高。


前面讲的都是外资高频进来,有没有考虑过内资高频好策略出海回来捕鱼的可能?海外更低的无风险收益率无疑给与内资自营策略更好的土壤。


以上纯属个人臆断,如有不周到之处各位海涵。





充分的自我实现的人生。这种自我不太依赖外界。就依赖自己内心的感受,我对知识的兴趣,我对各种经验的兴趣,我跟我很亲密的人的关系的兴趣,放弃更广阔的人群。


——许知远




相关阅读